他山之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青岛市以“互联社区”引领网格化大治理体系

发布时间:2018-12-22 | 作者:刘艳杰 |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完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加强社区治理。”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了创新社会治理、建立社会治理新格局的目标任务和重大意义。近几年来,围绕“共建共治共享”的创新理念,青岛市市北区以“互联社区”建设为引擎,利用大数据等新技术手段成立了城市综合治理指挥中心,构建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城市治理共同体,探索出一条与新时代发展相适应的社会治理新路径。

青岛市市北区是青岛的主城区,总面积65.4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09万人。作为传统老城区,市北区和中国其他城市的老城区一样,存在着“人口密度高、困难群体多、老企业搬迁、棚户区改造”等诸多繁杂的社会治理难题。

“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赤字大,城市治理存在着体制不健全、职责不清晰、信息不统筹、手段不健全等突出问题,城市治理水平距离人民群众的要求和期待还有不小的距离,改革创新势在必行。”回忆起城市治理改革的发轫,青岛市市北区区委书记郑德雁说。

互联互通互动:让社区服务无微不至

“@孙玮,大姐,1斤西红柿2个萝卜2个王哥庄大馒头。晚上下班拿。”“@孙玮,孙姐,我有两件羽绒服要洗,一会送下去。”每天下午4点左右,是孙玮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53岁的孙玮是青岛市市北区水清沟街道金沙路社区家庭生活综合服务中心的“掌柜”,掌管着一个300多人的微信群。孙玮不仅负责往群里发布菜价优惠信息、各种社区活动,还要回复群里的留言。这种规模的微信群,金沙路社区服务中心一共建了3个,一个用于居民日常需求,一个用于社区年轻人组织活动,一个服务中心、居委会和社区居民共用。

“老头子!微信群里有个通知,让周二上午去社区服务中心,说要给我们几个80岁以上的老人集体过生日,有蛋糕还有大餐吃!”80岁的王爱花家住市北区敦化路街道伊春路社区,经过社区手把手的培训,王爱花已经熟练掌握了手机微信等工具的使用方法,每天接收社区微信群里的各种活动和政策通知,是王爱花和老伴儿日常生活的一大乐趣。

“你采访看到的,就是我们‘互联社区’最平常的工作和生活场景。”市北区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科科长郑明德对记者说,从2014年开始,针对社区居民多样化的服务需求和各类社区治理难题,市北区以社区为基本单位,推动“互联社区”建设。如今,全区19个街道135个社区全部建成了“互联社区”微信平台和网站。以台东街道为例,“互联台东”微信平台已经连接了8000多户辖区居民,占该街道总户数的近一半。形成了区—街道—社区—楼院四级新媒体互联互通互动体系,同时,还建设了一批配套的社区综合服务站点,用于满足居民的多样化线下服务需求。目前活跃在社区的各类社会组织已达500多家,为百万居民提供20余大类、100余小项的专业化服务。

“2016年底,我们下发了8000份调查问卷,征集居民的服务需求,根据征集结果,汇总了社区居民在助老服务、亲子教育、急救服务、心理咨询等10大方面的需求,在50家公益创投项目中选取了9家,经过为期3个月的试用,淘汰1家,留下8家在社区里落地生根。”市北区镇江路街道东仲社区党委书记兼主任徐娟介绍,居委会聘请了上海“屋里厢社区服务中心”对这8家社会组织实行“枢纽型”运行管理,经过一年多的发展,东仲社区服务中心成功转型,从过去一个被动简单的服务组织变成了如今社区居民津津乐道、恋恋不舍的“家”。

“‘互联社区’在居委会与辖区居民之间,搭建起了一个全时域、多形式的互动交流平台。”市北区民政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君基介绍,这种互动交流体现了三方面的联动:一是由居委会牵头建立起各利益主体间协商议事的社区治理联动;二是由社会组织整合社区和社会资源,满足居民多样化服务需求的社区服务联动;三是由专业社工培育各类组织,引导陌生邻里变熟人的邻里联动。这些联动使社区治理更加便捷、社区服务日趋精准、社区管理更加高效。市北区“互联社区”因此荣获“2015年度中国社区治理十大创新成果奖”。

协调协作协同:从政府单一治理向社会多元治理转变

2016年,在“互联社区”的基础上,市北区将社会治理品牌再升级,提出了“城市生长力”全区社会治理品牌建设。实施“区域管理网格化、全区统筹信息化、公共服务精准化、社会治理精细化”工程,通过“改革、创新、科技”三大动力,实现了人员、部门、系统、技术、平台、数据多要素深度协同,实现从政府单一治理向社会多元治理转变。

“我们设立了区委城市治理工作委员会、区城市治理推进委员会(以下简称推进委),作为全区城市治理工作最高管理机构。”市北区推进委常务副总指挥李登军对记者说,推进委打破了部门界限,将原来的区城市治理指挥中心、电政办、应急办等14个工作机构整合进入推进委统一管理,科学统筹为4个工作部,同时对与城市治理密切相关的公安110指挥中心、综治办等10个单位实行联合值班,问题联合办理,成为全区城市治理的“指挥中枢”。

“辽宁路街道办事处网格员上报,黄台路41号-1人行道上电线坠落已久,应及时处理。”在市北区城市综合治理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记者捕捉到这样一则实时信息,上面清晰地标注着这个信息的编号、时间、问题来源、责任部门、坐标、发生地址、受理人员、立案人员、核查人员、核查结果等详细信息。

“你看到的这个电线坠落信息提报,不用到现场,通过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就可以调查取证。”指挥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边说一边给记者演示。果然,通过调取摄像头,屏幕清晰地展现了电线坠落的实地情况。

“指挥中心最大的亮点是对大数据等新型技术手段的应用,借助新技术,我们全面摸清了全区的经济社会各类资源‘家底’。2017年以来,与相关科研院所合作,市北区建成了1套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库、3个城市治理基础数据库和9个城市治理专题数据库,完成了对全区6700个社会治安视频探头的整合。”李登军说,在这个中心平台上,实现了数据的集中管理、互通共享,为政府科学决策提供准确、全面、系统的数据支持。

与线上信息化管理相配套,市北区同时推开了线下“社会治理网格化”工程,以社区为单位,将全区划分为135个社区网格、1188个责任网格。同时,街道干部和属地公安干警也下沉到相关网格,实现对网格内“人、地、事、物、组织”的全覆盖管理。在指挥中心的电子屏幕上,当鼠标点击在市北区浮山新区湖光山色小区某单元楼的位置时,对话框里清晰地出现了该楼所属网格的相关信息。

“‘在市北’APP上线一年多来,用户已经突破65万人。”李登军介绍,经过几年发展,市北区新媒体平台建设非常多元化,各级政府倾听民声、集中民智、把握民意的渠道畅通无阻,既能高效解决像棚户区改造这样事关长远发展的大事难事,也能够迅速地解决漏雨房屋维修、破损门窗更换等具体小事。

“不管是‘互联社区’还是‘城市治理指挥中心’,基本都是O2O的运行模式。”郑明德说,一是在线上,居民提出服务需求和个人诉求;二是从线上到线下,针对诉求和问题,由楼院(网格信息员)、社区、街道、区自下而上自行解决。三是从线下到线上,诉求和问题办理结果和处理意见,统一在线上反馈答复,便于监督和整改。在区、街道、社区三级平台上,明确每级平台的职责分工,社区负责前端防控,街道重在综合管理,区级平台做好服务监管,协调解决重大疑难问题。

共建共治共享: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上

“这院子里老人多、孩子多,让车停进来多危险,我不同意在院子里停车!”楼组长韩俊说。

“咱们这里是旧小区,根本没有规划停车位,车不停院子能停到哪里去?”支部书记杨效森说。

这是近日发生在市北区敦化路街道伊春路社区会议室的一幕,为了决定辽源路22号楼的院子里能不能停车,居民代表们展开了热烈讨论,伊春路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梁瑛主持了这场“议事会”。最终,70%多的居民代表不同意在22号楼的院子里停车,于是,22号楼的院子入口被放置了挡车栓。

“什么是以人民为中心?就是你只要把老百姓摆中间放心上,就没有做不好的工作。”梁瑛说,虽然讨论过程很激烈,但是结果公开公正,没有人不服气。

“我们每天受理4000多案件,无论多么繁杂,都能够按照网格化管理进行派遣处理,老百姓的事,事事能落地,件件有回音。”市北区城市治理指挥中心工作人员刘风说。

“海泊河这个占路早市困扰我们周围居民20年了,政府2017年9月下大力气给关了,老百姓打心眼里痛快高兴,给政府点赞!”阜新路街道居民刘志华说。

“我今年69岁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群众身边的事,我只要看到就没法不管。”市北区哈尔滨路社区网格信息员王文说。

“只有明确责任,才能让责任落实到每一寸土地,老年人可以安度晚年,年轻人可以安心工作,城市一天天变得更美好。”市北区台东街道威海路步行街社区副主任卞宏国说。

“市北区的城市治理理念可以总结为三句话:互联互通互动,协调协作协同,共建共治共享。”李登军说。

“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郑德雁表示,实现“共建共治共享”,首先要厘清“为谁治、谁来治、和谁治”三个层面的问题。城市的核心是人,城市治理必须以人为本,要鼓励企业和市民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城市建设治理,让城市治理成为党委政府和全体市民共同的事业,从而把群众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从“你和我”变成“我们”,真正做到“人民的城市人民管”。

“城市的本质不仅仅是一组组的经济数据,一栋栋的高楼大厦,城市不应该是冷冰冰的,它是有温度和热度的。让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城市的温度和热度,这个城市才有蓬勃前行的信心和力量。”郑德雁说。

原标题:以“互联社区”引领网格化大治理体系——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推进社区治理现代化的创新与探索


打印】 【关闭窗口 【字体: